憂鬱症

我的憂鬱症父親,竟是成就我心靈教育重要的恩人

 

我的父親是急性腦溢血離開的。

跟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工作下班回來後,”爸,我回來了”。

因為他總愛問媽媽"女兒有在(厝)嗎?"

緊急送入醫院後,爸三天就決定投胎轉世了,走的乾脆。

"我活的好痛苦唷"爸爸敲打著頭,吶喊著。

"爸,不要想太多,我帶你去看醫生"28歲的我說。

爸爸晚年飽受憂鬱症之苦,當時不識生命,手足無措,因為從來沒有人教導我們生命的功課,心靈的面對以及陪伴身旁的人度過憂鬱的情緒。於是,帶爸爸去精神科看診,提醒他定時吃藥回診,就是傳統面對精神困擾的親友,唯一也僅有的關懷。偶爾,因為爸爸的發作,全家精神跟著緊繃,說實在,大家不好受,看著爸爸,總是無力與無奈。

 

父親什麼都有卻不快樂

爸爸的一生,從一個表面的角度來看,他很平凡,應是沒什麼事。

在台灣經濟最好的時光,開個小鐵工廠,讓他有面子當老闆

也養活了一家,衣食無缺,小康富足。

他很少打罵孩子,我們也沒有跟他多麼親近,但也無傷彼此。

媽媽跟他的關係,確有吵架,但還沒有釀成什麼家禍。

然而,他仍是不快樂。

到底,他的痛苦什麼?到底,他的煩惱是什麼?

到底,到底,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?

有爸爸的日子裏,我們離最近,最陌生。

我從來沒有請他坐下來,好好泡杯茶水,聽他說說心裡的話。

我們的緣份,來去,似無影。

這些年,說真的,我沒有特別想念他。

致敬父親

今年,卻對他有種謝意,從靈魂深處發起,一個對生命高度致意。

在經歷了這22年的心靈教育工作後。

我看到了我們之間因緣的重要軌跡。

爸爸一步步的推著我走向自助助人靈性教育實踐的道路。

沒有他的憂鬱症,我無法明白,一顆小藥丸,是解決不了什麼生命的煩惱。

沒有他果斷離去,我無法清朗,離家數百里,去傳達身心健康關懷,覺醒生命的重要。

沒有父親的日子裏,他離我似遠,卻這麼親近。

我好像明白了父親生命,那過不去的劫,是什麼~

在我輔導陪伴數以千名個案學員伙伴之後

我也開始感受到了他對我超越世俗的那份愛~

今夜父親節,駐守林莊園心靈家園唯一收到的 Line~

"蔡老師,有空嗎?我得要跟您約個時間,整理我跟父親的因緣,不然他碎碎唸我,壓力好大,煩死了啊~"

"沒有問題,我都在。"我回了給學員。

閉上眼,我真是想念父親啊。

"我活的好痛苦唷"爸爸敲打著頭,吶喊著。

"爸,不怕,坐下來,先喝杯熱茶,我在。"50歲的我說。

真妮佛

2014  8  8寫於去中國大陸心靈教育前夕

2023  8  8 增修寫於生活在台灣祕境林莊園晚間

返回頂端